蝉战网

蝉战网 财经 > 14.33亿元!海澜之家悉数收回 原旗下女装爱居兔分文未用

14.33亿元!海澜之家悉数收回 原旗下女装爱居兔分文未用

2019-12-02 20:28:26 | 查看: 4222|

近日,蓝海家居有限公司(600398.sh,以下简称“蓝海家居”)剥离旗下女装品牌爱居兔,绰号“男式衣柜装不下女装”。

然而,转让价格接近4亿英镑的交易仍然是关联交易。受让方赵方伟、江阴德和企业管理合伙公司、江阴蓝海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均为爱居兔前管理团队。

其中,赵方伟自2015年起担任公司董事,于9月15日任期届满前辞职。

第二天,9月16日,蓝海大厦发布了《江阴爱居兔服装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计划转让其在女装品牌爱居兔的100%股权,股权转让价格为目标,总计3.82亿元。

虽然100%的股份将被转让,但受让方仍是蓝海大厦的关联方。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蓝海大厦仍与爱居兔“有关联”。

9月24日,蓝海大厦公布了2019年第二次特别股东大会的数据,显示计划为爱居兔筹集的14.33亿元资金将转入公司自有资本账户,以永久补充营运资金。

《时代周刊》的记者于9月24日致电蓝海大厦东蜜办公室。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我们把股票卖给了三家公司。今后,我们将只属于有股份的公司,不对爱居兔的经营负责。”

言下之意是蓝海宫彻底告别了爱居兔的行动。

在转让协议的公告中,蓝海大厦表示:“这笔交易符合公司的整体运营和发展战略。自爱居兔品牌建立以来,经过品牌定位的多次调整,该品牌的整体经营业绩一直低于预期。”

事实上,近年来,蓝海之家已经陆续涉足童装、女装等领域,拓展业务范围,寻求新的出口。“达不到预期”正是蓝海家园多品牌战略目前的尴尬局面。

爱居兔的表演“变脸”

蓝海家族总是站在风暴的最前线。

早在今年4月,在蓝海大厦的股东大会上,一些小股东质疑公司的管理能力,并被蓝海大厦董事长周建平激怒。

"如果你足够优秀,你将成为主席."“如果收入规模不超过蓝海的家庭规模,就没有必要质疑蓝海。”“最高级的设计师都在蓝海的家里。我们可以从销售中看出问题。没有人超过蓝海的家,这意味着我们现在是最好的。”

周建平

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蓝海大厦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但其母公司净利润为21.3亿元。

“爱居兔的女装没有达到预期的商业目标,剥离上市公司成为必然。此外,近年来,蓝海大厦已经从三线和四线市场转移到一线和二线市场,主品牌的实际运营效果也未能实现其目标。”9月19日,上海梁琪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兼总经理程伟雄告诉《时代周刊》。

爱居兔曾是蓝海家族三大品牌之一,成立于2010年,定位为流行时尚女装品牌,主要客户为20-39岁的女性顾客。后者在其官方介绍中表示,爱居兔发展势头非常好,是公司的关键品牌发展。

根据之前的财务报告,2015年至2018年,爱居兔的营业收入从3.05亿元增加到16.98亿元,年均收入增长4.5亿元。店铺数量也增加了四倍多,达到1281家,在蓝海家族的品牌中排名第二。

然而,爱居兔的表现在上半年突然“变脸”。根据转让协议公告数据,爱居兔的总资产和负债在短短8个月内增加了近3亿元,从2018年底的4.3亿元增加到8月底的7.1亿元。净利润也从3.2亿元骤降至-2536.38万元。

蓝海之家在8月29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分析了国内女装市场,称上半年服装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国内女装行业消费需求变化迅速,规模增速持续下降,国际国内品牌众多,市场集中度低,行业竞争异常激烈。

“蓝海家居模式在主要品牌发展有限的情况下,开始了品类扩张和多品牌扩张。然而,女装的性能下降仅仅是因为商店数量的增加和赛马围栏等旧的操作方法。”程伟雄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一个重要背景是,为了提高爱居兔的产品质量,增加货物的存储空间,蓝海大厦于2018年7月发行了3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其中4.7亿元计划用于在爱居兔建立研发办公基地,10.93亿元计划在爱居兔建立仓库,总投资计划约为15.63亿元。

然而,9月24日最新公告显示,上述投资计划目前尚未实施,转入蓝海家族自有资本账户的14亿元人民币是上述投资计划的资金。

多品牌战略显示出弱点

事实上,不仅女装品牌爱居兔的业绩危机,而且其他子品牌的收入也与其毛利润背道而驰。

据了解,目前除主品牌外,蓝海豪斯还有五个服装品牌,包括专业服装集团定制品牌圣凯诺、时尚运动鞋服装品牌黑鲸、休闲男装品牌aex、女装品牌ovv和童装品牌少男少女。

2019年上半年,蓝海大厦将以更低的价格换取更多的产品销售。

财务结果显示,今年上半年除爱居兔以外的其他子品牌收入普遍大幅增长,其中圣凯诺实现9.36亿元,同比增长12.88%,其他品牌实现3.08亿元,同比增长993.07%。

然而,毛利率不同程度下降,圣凯诺的毛利率同比增长-2.04%,其他品牌同比增长-24.92%。

蓝海之家在半年度报告中坦率地承认,该公司目前为童装、年轻时尚、奢侈品和其他服装细分市场以及家庭生活领域推出了多个子品牌,以实现子市场的覆盖。新品牌的培育时间一般需要3-5年,前期推广成本相对较大。新品牌的后续发展仍然需要持续的资本投资。新品牌能否成功培育尚不确定。

蓝海大厦出售爱居兔股票也在为多品牌战略做准备。在转让协议的公告中,该公司表示,将爱居兔的控股权转让给品牌的核心经理和管理团队,不仅可以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和风险,还可以降低资源的低效投资,并集中资源投资于发展势头更好的新品牌。

事实上,蓝海之家最常见的消费者批评的是其产品的设计和开发。

业界普遍认为,蓝海大厦的研发努力远远不够。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蓝海大厦投资4901万元研发产品,当年总收入近200亿元,研发成本仅为0.26%。

今年5月,深圳潮牌漫游者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和视频。据称,蓝海屋旗下的三只2019年品牌黑鲸“复制”了它们2018年春夏的佳酿。此外,视频指出贺兰屋“模仿”了至尊和巴黎世家等品牌的单品。

“蓝海大厦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它的产品没有足够的竞争力。同质的商业模式导致更同质的产品。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错误。”程伟雄告诉《泰晤士报周刊》记者,这要求蓝海大厦对其原有商业模式做出重大改变。针对市场发展需求和用户需求,蓝海之家应做好品牌定位和产品定位,提高产品自主研发能力,从而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否则,挑战只会越来越大。

库存成了累赘

贺兰大厦的庞大库存也成为其业绩的障碍。

财务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库存高达88.42亿元。回顾前几年的股票情况,过去三年,蓝海大厦的股票余额一直保持在84亿元以上,甚至一度超过95亿元。库存约占收入的50%。

截至2018年底,同样以男装闻名的七只狼和快乐鸟的库存收入比分别为27.44%和26.37%。

与2018年蓝海家园和七狼细分的商品库存相比,财务报告显示七狼的库存为2855.39万件;蓝海大厦t恤的库存高达2170万件,裤子和衬衫的库存超过1000万件,羽绒服和针织品的库存接近1000万件,其余物品徘徊在500万件左右。

“由于公司运营模式的特点,库存包括公司仓库的库存和商店尚未售出的货物。同时,主要品牌贺兰屋的产品销售两季,导致更大的库存规模和更高的相应库存管理成本。”蓝海大厦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说。

9月19日,蓝海家的一名经理向《泰晤士报周刊》透露,该店库存有很多衣服,专门清点和整理库存的员工觉得累得无法工作,数名员工申请辞职。

“蓝海之家的商业模式在发展初期是合适的,但随着规模逐渐增大,供应链上游的合作逐渐减弱,品牌购买的比例逐年增加,导致库存增加。”程伟雄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为了解决这个紧迫的问题,蓝海一家在网上和网下都采用了“两轮战争”。但是在这条线上,蓝海之家继续扩大它的商店。

根据半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蓝海大厦新开了551家店铺,关闭了356家店铺,净增195家,使公司店铺总数达到7740家。

澳客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1分钟极速pk10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monstercops.com 蝉战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